您现在的位置:

长篇小说 >

【博客自传】考察继续_散文网

飞行考察 3

我们一车四人到公司时候已经快上午十点先是在副总的办公室等了一下据说这分公司副总是大老板信得过人才,老总早已经移民而的副总是内地清华毕业的高材生准备在深圳落户其实依我看,办公室不分南北都基本差不多的有沙发茶几老板台转椅电话发财树文件柜女秘书女秘书,我看半天就是没有发现女秘书但桌子上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又很是转移了我的注意。副总安排完进屋接待我们哥俩还真就是小伙子堂堂的一表人才无论是谈吐还是举止而且首先承认也是北方人,一番言谈话转正题互相发问了解又各自介绍就只有自己知道虚实,双方暂时达成共识又取得信任之后又开始互相取悦互相夸奖就提议到生产车间看看真实情况其实在我的观察里,油漆生产车间都基本一样的安排混合搅拌反应釜灌装机也在那里杵着据说,现在是以销定产来的及仓库备有各型号各种类三四吨的成品做备份,并双方一致强调现在就是做品牌做销量还得把钱要回来才是硬道理。

午饭是副总亲自陪我们哥俩吃的就在公司所在地一家他们很熟悉的酒店里有两拨业务单位凑十几个人,没什么特别的注意依旧是我们哥俩插不上嘴的话题虽然现在好像互相确认的身份很真实但是,一是一道烧菜心的菜很绿色二是一道据说是新鲜竹子里面网状结构的瓤的汤菜都是第一次吃但,不都是说竹子嘴尖皮厚腹中空吗。

下午因为需要与副总一起坐车去深圳市里就显得很无聊的很漫长但好像地盘很重要的习惯,上车以后全是外地人他们交流也用粤语一个小渔村才多少人而现在这个移民城市这是谁的规定不约而同没几个真正的深圳人。我记得车子进市区还要过一道关卡我就感觉自己是否地下党的干活有被阻击的嫌疑,他们就下车稍作一些变通手段就如当年想捉弄国民党和小日本一样我们哥俩安全进入市区却没有什么上级交给的特别任务。车子行驶在傍晚深圳市区的道路上有你推我让的感觉还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那些高楼也跟着起伏起伏一会儿出现又一会儿消失,好像进入了商住楼布好的迷魂阵里还有那些纵横交错的高架桥好像闪着光的河流在天上又如漂浮的彩云流动在半山腰我才发现原来的深圳还是在山区上的大建设。车子在一间酒店门前停下副总也跟我们招手致意那位一直陪同的主管走到前台跟我们哥俩说:我们本次的接待任务圆满完成,不知道你们是否满意,公司已经在这里交足两天的房间费,希望你们在这里玩治疗癫痫病有啥偏方呢?几天并且希望我们会有很好的合作,再见。

不记得那天晚餐没有我与二哥在房间里休息片刻就决定出去走走看看这个传说中的花花世界但,我们都知道自己的任务和身份虽然身边有个世界花花但还不如自己的花花肠子安全一些就很小心像两只刚落外地的小猫咪。深圳的景很美丽特别是路上的车流和远处高楼里的灯光从窗子里一点一点透出来就很的气息浓厚,一户户一家家都是男女主人和还有晚餐而且一点也看不出来谁是房奴,谁的生活也在继续更没有谁想知道我对他们的关注要么生要么死一切都是地上的自然。没有多少行人的我们哥俩走走看看就似乎来到一处好像是世界之窗还是民俗乐园的门前,我们好像是被灯光吸引过来还有聚集在一起的人群和小商贩,我与二哥就在门前徘徊好一阵子好像都在犹豫二哥也不提议我也不说想进门,看着进进出出的人们很的样子再看看二哥的脸再看看公园深处的灯火我却只有就此止步的流浪,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兄弟的百不之一的与自己的老婆孩子相比较是谁说的兄弟如手足他是老婆孩子太多的假仁假义吧,如果我想二哥与二嫂和大侄子一家人来深圳他会在公园门前犹豫徘徊吗,一定是那想玩啥玩啥想吃啥吃啥这里面与兄弟的差距无可逾越无可替代我摸摸自己兜里的五百块钱还在都不够一张门票,就只好安心接受这个假设的尴尬,二哥他晚饭都省了。

回到酒店这时我就特别想给媳妇用酒店的电话给媳妇报个平安却被精明过人的二哥一句话挡回来他说:电话费奇贵啊,别使啊,他还预交两天的费用,少不了我们一上楼他们就给撤了,你要打电话用我的手机。( 网:www.sanwen.net )

次日一早二哥就决定退房去广州看看,到柜台一说他们还有些惊讶你们不住了吗,还有一天的房费啊但不住也不能退给你们费,我们跟公司结账。我就也不知道二哥听到此话是否有些的但,二哥也不拘小节这点小钱不在他的眼里都是玩大企业长大的之后我们沿途开始打听去广州的班车,在一处早点摊位前我们哥俩坐下,二哥要了稀饭和油条一边吃一边跟摊主扫听说:从深圳去广州有公交班车,这里就有站点,就在这里上车,这辆车就是,这就是直达广州的车,就这辆,上。

飞行考察 4

<护理癫痫病比较好的方法有哪些p>从深圳到广州走高速也很快但路上就没有礼让这一说别看还是公交一样的大客车那抢起道来更是七个不行八个不比根本就不用专用道,二哥跟我说争取咱俩这一天考察两到三个市场就一定要快哪里哪里都不知道就是出租车可是,在广州的第一次出租车下来之后二哥就跟我说也不知道凭什么:这小子不老实,拉我们至少多跑十公里,有个楼我看到两次。

广州的市场给我的印象就是高大宽,营业楼单层可以自己在室内多加一层市场很大路也很宽人不多车不堵而且很干净,第一处好像是家具市场我们重点误进了一家各种真皮椅子专卖店看到各种转椅的组装散件据说发货都是散件,回来后自己组装就是家具厂就是成品卖但二哥的意思好像家具应该与油漆有关。第二处市场是装饰五金专卖小店员没有闲散时候没事就擦摆件擦柜台擦门框擦地面而老板,真就戴着大金链子在门口摆上桌子大喝功夫茶也招呼客户还请我喝过一盅没什么味道也不解渴。其实二哥也知道像这种走马观花根本就不叫考察特别是费用又高但是来一趟深圳不来广州又好像吃点亏而你来广州,不到间市场看看开开眼也不甘心寻思这里大概到处都是便宜货高级货新潮货不亲眼看看就对不起自己来一趟,再被问起来也没得说特别是家人会说你就知道玩其实也没得玩而且玩的都是空白因此,二哥看过这两处市场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就决定去火车站买票回家我就跟的疲惫不堪还要拿好我的皮大衣,跟着二哥我的眼都不好使除去看路就是别丢了像个孩子也没有机会为自己打听一下子出路选个小目标而且,似乎忘记中午好像是没有吃饭的资格与机会就开始后悔昨天那些免费的午餐没有继续多吃一口的攒在身上消费都比自费强。

二哥与我三问两倒坐公交车到达火车站附近已是傍晚五点多应该是赶上下班潮的高峰车流人流都在快速流动不停流,行人也没有一个很悠闲的闲人在漫步都穿的很简单都在小步快跑我就只发现我自己,像极了外乡来的怪物慢腾腾的很疲惫四下看的都眼生肥大的身躯又被更加肥大的皮大衣罩着披着尽情显示着不协调的症状,当我走到立交桥下面时二哥突然一个箭步窜过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我就地就是一个转圈改变了方向二哥神秘的跟我说:前面有个男子故意在距你有十几米远的地方丢了一个纸包,我看见那人就是冲你来的,一看就知道咱是外地人,这就是团伙骗子,遇到这种情况千万别捡便宜,只要你一拾起来就有脱不了的麻烦,你看到没,哪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快走。我哪里就有如此惊人的发现一个哆嗦颤,我这好骗。

广州火车站在刚运完结的淡季也是人满为患介绍工作介绍住宿介绍姑娘和介绍车票的黄牛还有穿制服戴袖标的人员都混在一起,看那样子恨不能多生一双眼睛的警惕劲就都是眼观六路的耳听八方。我记得那天可巧二哥就买到两张当天夜里发车的车票要差不多等到二哥从售票大厅里挤出来,再挤进候车室就是一个站位也是被迫在移动中我就像咬住了二哥的衣襟不敢远离,挨着二哥走挨着二哥挤挨着二哥站可能是有些被挤扁了肚子的感觉二哥也,就带我去了车站广场中央一处临时搭建起来的小吃摊点已是热闹非凡熙攘动荡无序穿梭的全是外地人,二哥让我等在外围自己当枪匹马就进入龙潭虎穴的核心不一会儿的安静,二哥面带喜色的端出来两桶方便面也似的还有热气到我面前说:这是饺子啊,五元一份,快吃啊。我一看早就有肉味飘来一股热血涌上也没等二哥端给我就擅自伸手接过来一桶心说没有还要我五元钱,二哥也就顺势放手我一看还有把简单的小勺子自是彻底解去心担,我立马一喝一口还有点咸滋味就大力借着工具的顺手胡吃海塞一番还没有感觉到肚子里有充盈就是个底朝天的举动,“也就十来个水饺,还一点点大。”二哥一边解释一边吃得很慢品滋味:这是个临时摊点,就夜里出摊,与市场管理有勾结,不宰我们他宰谁。

等车的时间漫长又紧张也顾不上这两天的考察内容与飞行的体面,看着汹涌的人潮流去又回来候车大厅不明不暗就如一台料理机器处理传送人的目的地问题,而且还时不时的有消息就带来一些小骚动小紧张突然,我们这一队就有人来讲可以提前进站上车每位加十元钱,二哥与我就参与其中享受十元钱带来的兴奋与特权心里美,跌跌撞撞跟着来人还上过一辆平板电瓶车来到一个偏门交钱进门那人用手一指,我们大家又是一哄而去开始检票上车,找自己位置,放好包裹行李坐下来开始等待还没有开始的漫长旅途。

一路跟着大火车飞奔各色旅客各色神态还有一堆吃相一堆睡姿一堆说笑一堆来回一堆争抢等等都僵在原地被彻底摊开不遮拦,随便任人观看不在乎。

这趟广州至青岛的快车一番疲劳不堪的行驶到算是当日下午开始逐渐人员稀少进入山东地界而且,乘务人员的叫卖吃食之物声也下架却又开始了另一种推销,有位中年身穿铁路制服手里拿一些据说是朝鲜发行的邮票在各节车厢里展河南什么医院能根治癫痫示问到,手脚极度困乏又缺少饥渴感觉的我一看就有点动心在她第三次路过我的时候就应了一声,乘务员好像听不到火车的轰鸣声她的耳朵有选择筛选功能就顺势在我对面坐下来开始给我讲解:买几套吧,都是真品,回家送给孩子,也算给孩子留个纪念,都是整版的朝鲜邮票也是友好国家,好收藏,有价值,也不贵,买几套吧。我真想不到一声应允就引火上身好像有摆脱不掉的魔力关键是自己有想法说真的,朝鲜邮票我还是第一次见我也不搞收藏却看得心怀鬼胎又不释手并反复比较算计掂量重复,二哥好收藏懂得邮票喜欢玩意儿知道价值心眼子多而且,这次被接待的感觉还有飞行的距离还有已经远去的南国风光都是因为二哥的目的才有我的一份而且,这次考察至今我没花一分钱也不好说不如买三套邮票分给孩子们算作我这个三叔给侄女侄子我女儿的纪念品但其实,我这样想又不这样想就是拿不定主意就一边问东道西地解闲玩一边想推也推不掉的面子一次买三套也不便宜点但她已经给我解释半天时间就不走这时,二哥大有看不下去的意思因为他早就读懂了我的心思想买三套还有他的却有些舍不得虽然他一直在假寐状态还假装睁开蓬松的睡眼满脸不屑的就大喊一声将我了一军激将法说:你要买就买,不买别跟人家叨叨。我突然没有准备的被二哥一击就不能被二哥小瞧的来个快刀斩乱,一下买下三整版就马上给二哥扔一版说:这个给南南。想必二哥心里是美滋滋的想笑出声来却被迫忍住我看到,他一边收起来不动声色又一转身去合计他的假寐演绎和诡计谋的成果了。

我与二哥到家下车时候已是午夜以后就挡不住疲惫的兴奋走回家吧,正好也伸伸胳膊腿感觉一下家的味道。上楼敲门开门媳妇的喜悦与女儿无序的笑脸都是想不到。

现在想来这趟深圳飞行考察已经过去快二十年时间,如今最使我记挂的不是二哥根本就没有进邀请单位接待方的一桶油漆也就不关心二哥报没报飞机票等等而是,我送给侄女侄子和我女儿的朝鲜整版邮票的现在还有吗,我想二哥肯定最多是回家跟侄子说一声就归为自己收藏喜好而侄女,或许没有了也或许根本就不记得是三叔送的纪念品里还有一套朝鲜邮票而我女儿,就没有再问过一次。其实,不但我在二十年前在回家的火车上记得孩子们就是现在也记得他们,只是他们就不一定还记得有个三叔还在记挂他们在首次飞行考察的时候。

首发散文网:

© wx.kjisu.com  新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