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不请郎自来古典文学www.hlmsw.cn,微信之艳遇

第一章——(初遇)

  农作欠收的年岁,让原本应当繁忙的秋季冷清些许;西风吹拂过乾枯的田地,掠向空旷的晒谷场,最後扑散在每一张苍黄愁苦的面容上。 春雨不足,使农作发育不良,再来个几次暴风雨,硬是淹死了所有即将收成的稻禾,然後便是一直枯乾到秋末,连青菜、大豆都没能长成。 叮叮叮叮…… 一辆马车远远驶了来,几只马钤随著马车的动作而叮叮作响。 几个人抬头看了过去,石板道的那边正缓缓驶来一辆由两匹马拉著的黑色马车。 「啊!是元大娘的马车。」中年汉子搔了搔一头乱发。「哪家人日子过不下去,要卖女儿?」 「没听说过哇。那,会不会是城里有钱大爷来买长工、丫鬟的?」较年轻一些的男子像是跃跃欲试。「那倒好,我吴用身强体健,早想进城给大老爷们当护院家丁,赐个尊贵的名头,也好当个城里人,别净是与泥土为伍,有一餐、没一顿的看老天爷吃饭。」 「少妄想了你,城里大爷缺伶俐的家丁,又哪会看上我们这些个目不识丁的庄稼汉? 若有缺人,也是缺苦力、缺长工,要卖力气的。别以为闲差落得到我们头上。你哪,还是乖乖在家里种田吧!」老人家出口就是一顿训,不让年轻人成日好高骛远,老以为城里工作万般好。 其中一名妇人叹道: 「还是元大娘懂得营生,八年前老元病故後,我们都说那剩下一家三口孤儿寡母的,想必是活不下去了。想给她牵个红线与冬家住的老光棍凑合著过日子,至少有个依靠。 不料元大娘竟自己做起了人牙子的营生,也合该当年老元是以卖货鼓为生,老是进出城里各大门户,建立了人脉,正好让元大娘受用。瞧瞧她,如今有马车、有宅子,日子过得可舒心了。」语气中满是浓浓的艳羡。 ?「是啊!听说她生意做得大,已计划再买辆马车赶长程的,把人往大省城里送呢。」又一妇人接口,语气不掩嫉妒的酸意。 「唉!赚那麽多银子又如何?横竖不是什麽风光的行当,女人家抛头露面的,真不知以後怎麽找婆家哦。瞧瞧,元大河南正规癫痫病医院排行榜娘那闺女都十二有了吧?跟著东奔西走的,都野得没一点女人样了。」守旧的老妇人砸砸舌,不以为然。 众人看将过去,见那马车停在村长家门口,率先跳下来的是一名高挑健美的少女。 虽说才十二岁,但身长与体态却已是大人样了;或许是长年跟著母亲东奔西走的跑跳,她看起来比一般女子健壮,站在其母元大娘身边,个头高低立见。元大娘是个瘦削娇小的妇人,看上去精明厉害得紧,一下地就朗笑的对村长打招呼:「哎唷!林老爷,几个月不见,您老更见精神了,更是老当益壮哪!」 「托福托福。」一名白发苍苍的六旬老者拱手以对,一身短褂打扮,赤著双足,很明显看得出他方由田里回来,还来不及坐下来喝口茶哩。「元大娘今儿个来我们村子是替城里老爷找人吗?」 「那也是其一,再者是半个月前年家大叔托人带回信说要把长子卖给人当长工,要我们帮个忙,议个好价,我特来看看那年家小伙子条件如何。」 众人围过来七嘴八舌。 「啊,没料到年大海那麽狠心,要卖儿子哪!」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老年夫妇相继病倒,如今田产全卖光了,他又残了双脚,不卖儿子,日子怎麽过呐?」 「但也不必把年迥卖掉嘛,让他去城里当长工,一个月挣个三、四百文的,日子也过得去。」 「一个月三百文钱济得了什麽事?」 「你又以为卖身能拿多少钱?我看年迥那小子连十两银子也不值,瘦得像只小老鼠,哪户人家肯要?」 元大娘讶然问: 「咦?年大海的儿子身体差吗?」那可就不好做买卖了。莫怪附近的人牙子没人肯牵线,让年家老爹不嫌远的找她过来。两年前她搬到宛平县,距离算远了。 村长回道: 「也不是。只不过年岁不好,小孩子没得吃,看来就是面黄肌瘦了些。」 「那真得看看了。」元大娘沉吟。 才想询问年家的住处,不料却教一群汉子与小丫头围住,争相问著差事——「元大娘,有没有哪户人家缺厨娘的?」 「有没有缺杂役的?一个月半两二十文就好了。」 「有没有缺丫头的?」 「元大娘——」 很明癫闲病的治疗方法显的,她将会有几个时辰不得闲啦。扯喉吩咐站在马车旁照料马匹的女儿: 「初虹,你代娘去年家一趟,看情况如何,回来告诉我!」 「好的。」小姑娘点头,捞起一只小包袱抛上肩,向村长问了路,便往一条羊肠小径走去。 赶了半日的马车,她还没用餐哩。包袱里有一根大鸡腿、几片肉乾,以及早上才烤好的芝麻大饼。每次走远程,母女俩都会买一些好吃的来犒赏自己的辛劳,这可是以前苦哈哈时享受不到的好滋味哩。 当牙婆比当农妇好太多了。 几年下来,元初虹对此有深刻的认定。 为了好吃的食物,她日後绝对要成为业界最顶尖的人牙子。然後,就可以天天快乐的大吃大喝了! 呵呵呵…… ·····························要当一流的人牙子,首要就得会挑货色,也就是要懂得看人的意思啦! 元初虹打八岁起就跟娘亲走遍西平县里的八村六屯,见识过不少形形色色的人,也多少懂得如何去对「货物」标下价码。而,眼前这一个……实在说,就算是卖断终生,也没人肯出个十两二十两吧? 「姑娘,我这小儿别看他瘦小,其实他很勤劳努力,你看这屋子里的桌椅,全是他打造的,外边的青菜,也都是他种的,要是有哪家大爷肯买下他,包准财源广进,一人可当两人用哩。」 坐在床上的乾瘦男子不断搓著手,除了不能动的双脚之外,他全身能动的地方,都因紧张而抖动不已。不常与陌生人交谈,更不曾做过这种推销自己儿子的生意,致使年老头儿连讲话的声音都是抖的。 家徒四壁。 元初虹长年在各个困苦的农家游走,对穷人家的景象早已见怪不怪。她一双眼儿溜溜的转在三个坐在墙角的小孩身上。 那个叫年回的小男孩据说有十二岁了。啧!她也十二岁,怎麽就硬是高出他一个头身?这小孩看起来明明像九岁。实际上她九岁的弟弟元再虹都比他高多了。 他身边偎著两个更加瘦小的弟妹,全是一副长期饥饿的面孔,由那一双漆黑的瞳眸中便可看出来。不知怎地,元初虹突然觉得自己手上这一袋食物癫闲病什么时候会发作丰盛得教她感到罪过,眼前这些人不知饿多久了呀……那端的中年男子仍在推销著自家孩子「我这孩子是很孝顺的,看到我没法子工作,眼下一家老小都要饿死了,便提出要卖身的想法。我也没别的路可走了,才会央请元大娘来带走他——」叨絮声忽地中断,再也挤不出任何话语,只因倏然分泌旺盛的口涎溢满了口腔。男子怔怔的凸著双眼盯住地上那些香喷喷的食物……吃……吃的呐! 是……真的可以吃的东西呐…… 有饼、有肉……有鸡腿…… 老天爷碍…他们一家子从没吃过这麽丰盛的东西……这两年来更是连肉未都没能沾到一丁点。 一家四口,相同饥馋的眼,但没人敢动。生怕只是一场梦。何况那些美味属於别人哪。 有点心痛,但元初虹还是把心痛搁一边叫嚣,坚强的开口了:「喏,我想你们大概也还没吃午饭,不如一同来吃吧,虽然可能不太够吃。」其实她一个人就可以吃光这一大堆,她的食量一向很大……但看到这一家子的境况,不免感同身受起来。以前他们家也曾这般三餐不继的困苦过。偶尔做一下好事是应该的。她发誓,下次绝不会再这麽做了,绝对!绝对!因为好肉痛哪。 以著悲壮的心情,她把食物分成四等份……瞧到了床边那头渴盼的神情,心一横,就五份吧!呜……不必等到晚饭时间,她就会饿得乾巴巴啦! 五个人就著稀少而珍贵的食物狼吞虎咽起来。那个年老头儿还差点因吞太快而给噎死。 正当其他人还舔著手指头以防止任何一粒小芝麻或小肉屑被遗忘在口腹之外时,那个叫年回的小男孩畏怯的开口道:「这位姐姐……」 元初虹横过去一眼,大方的收下这个尊称,她到现在还不敢相信、甚至也不认为这男孩居然会与她同年。他矮她那麽多,由她来当姐姐是很合理的。 「啥事?」 「如果……我卖去给人当长工,是不是以後爹与弟妹们都可以吃到东西了?」十二岁小男孩满心臆想的莫过於如何榨乾自己微薄的价值来让家人过好日子。 「怎麽可能!」元初虹一向不苟同其他人牙子夸大胡诌的唬人行径,老让这些困陕西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看这里苦人家以为到城里工作便可成日过著衣足食丰的生活。拜托!有钱老爷又不是找工人到家中享福的,偏这些老实人总会被人牙子骗得团团转。她直言道:「你以为卖身钱能挣到多少?城里的大户缺长工,最多也只肯花五十两来买断你一生。可别以为五十两很多,顶多让你们省吃俭用个四、五年,到时还不是苦哈的过日子。」 「可……可眼下的日子就过不下去了,又哪理会得几年之後的光景?」年家老爹吁叹了起来,槌了槌自己已然瘫痪的双腿,什麽未来也不敢想了。 元初虹虽然很为他们一家子的境况感到同情,但也不得不说实话:「城里的大爷都精明得很,要是看到你家儿子这般个头,价钱怕是要踩到地了。有没有三十两都成问题……」 年家父子俩同时心口一慌,忙叫道: 「姑娘行行好!给小儿挣一个好价钱吧——」 「我——我会做很多事,我会很努力——」 这时,终於摆脱村人的元大娘已经驾车过来,一入门见到的就是这阵仗,呼叫道: 「哟!这又是怎麽了啊?」 「娘,年老爹托我们给年迥挣个好价钱。」元初虹报告著。说完,也就退到一边去了。 而元大娘,如同全天下靠一张嘴巴吃饭的人牙子一般,有著舌灿莲花、天花乱坠的本事。当下拍胸脯保证地道:「哎,年老爷,一切包在我身上,包把你家儿子卖到最好的价钱。我元大娘多年来游走各家大户,每位主母都跟我热得紧,其中不乏软心肠的好人。这你就别担心啦。不过……」口气一转,很是含蓄:「您这公子,好像太瘦小了些,有点儿不好弄哩……」 不必听完全套,元初虹就知道最後她娘必会把小男孩的身价压低到三十两,那还不包括她们要抽佣的成数。倘若小男孩可以卖到三十两以上,多出来的银子,就是牙口子净赚的了。 从富人身上赚钱很是公道,但一味的去把已经很穷的人压榨得更穷,似乎……就太苛薄了。 每个人牙子的嘴睑都是一样的,对他们来说,这只是生意。但元初虹逐渐排斥这情景。每当娘在与穷人议价时,她都会走开。

© wx.kjisu.com  新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