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篇小说 >

你从远方离开

从烟台离开去往日照的客车微微发烫,我实在讨厌刺眼的西晒太阳,我看了看表,到家要9点,就想在客车上眯会。早就没了可以聊天的人了,朋友们又各自忙着好多事,在学校的同学这时候差不多在个饭点,我不想去打扰现在也在车上等着家的同学的各自的安宁。

她说她要找人录电台,她是个学播音的。管理有@全体成员的,我瞬间醒了,揉了揉有被泪渍黏住的眼,看着手机屏幕。倒是有几个出来闲聊的,大多是以打趣撩妹为主,她还是比较拘谨的,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

我主动加她。加好友消息一过去便自动同意了。她先回我:“您好,您是做自媒体的吗?”

“对哒,有一个很小的公众号。”我给了她二维码,“你扫便是了。”

她回了个哦。

我没在意,就像从来没有相信过网络世界的朋友一样,即使你百倍的真心,我也以为你是个游戏人物。这并不代表绝情,而是将虚拟与现实划分清楚界限,有人说我跟不上时代,但我想,跟不上应该不会被抛弃吧。我醒来的时候,车已经从栖霞到了胶东,窗外全黑了,只要是灯,就是划破夜空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武汉哪有癫痫病医院,中医疗效好); font-family: arial,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line-height: 28px;"> 我不喜欢这样,缩在车里。正想惆怅会的时候,她的消息来的,她读的是那篇调皮的《周五的好天气》,一股俏皮的劲加上字正腔圆的江南风情的普通话,有一种一人饮美酒的感觉。就是中间有些断卡,要不我就因为哪个电台的主持人出来招摇撞骗了,我给她回了个不错啊,这完全去开个电台就不错了啊。

她倒是很大:“我还没高考,现在赚钱没有成就感。不如你们好听的话来的甜。”我正以为这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时,她却又说:“说不定我以后录电台就要收费啦,还不如留点青涩的声音留名青史。”

我说:“小姑娘,比哥哥有志气。”

我只记得,那天和她聊得挺开心的。

我见她的时候,是放假的第二天。她问我是不是日照的,我心一慌,这就要面基?未免有些太快了吧,她给我发了个位置。好像同为日照的。我不知被这个江南的小姑娘骗到什么时候。

在苏宁玩的时候,我刚到公交站,她便已经在麦当劳坐了一会了,我带着耳麦,站在街上等着今天出来玩的朋友们。她能从窗户里看到我,因为我空间里暴露了太多的自拍。“鱼先生。”我不知道她长什么样,所以对这一次见面全然懵逼。“不用害怕,我过几天就穿病号服出来了。”她说完这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那几个朋友也对这个女孩一副不解。

我有些忍不住了,一股无名火地问:“你到底是干啥的?”

小儿癫痫病治疗专科医院style="margin: 0px 0px 1.5em; padding: 0px; text-indent: 2em; font-size: 15px; color: rgb(0, 0, 0); font-family: arial,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line-height: 28px;"> “我啊,前几天不太舒服。所以体检了一下,医生说报告得过几天,后来他们说不太好,叫我去别的医院查一下。我怕我要一进医院了,就不太好出来了,所以想让你陪我去烟台走一下!”

“你咋认识我的?”

“我也写公众号,谁让你在群里啥都说的。”

“我很无奈啊,你?出了啥事我还得负责,你不用打包票,我是得回去,但不会领着你。还建议你回去好好休息下!”我看了看外面,穿袄的,穿毛衣的都有。

回去的时候,天气暖和了,我换上了春秋季的衣服。日照跑烟台的车不用按座号坐,她还是来了。我不知道她啥时候弄到我的车票时间的。

“您第一次和我聊天的时候就说今天回去,但我不知道是那趟车,就偷偷跟你过来了。初诊病例在我的包里。有事的话叫人来,记得帮我给医生哦。”她还是很俏皮。

车到烟台是下午两点。路上稍微堵了一会,我是要跟她去X大的,因为她只是想去见一个人,我算什么,算一个临时找来的护身符?

轻度羊癫疯的治疗方法有哪些indent: 2em; font-size: 15px; color: rgb(0, 0, 0); font-family: arial,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line-height: 28px;"> 但到了X大门口,她却不愿意进去。

她说:“X大我考了两年了,第一年差了50分,第二年差了三分,我不愿意学习。可就是来找一个人而已。”

“走吧,来也来了,进去看看。”

“嗯。”她轻轻地说。

那应该是我第一次挽着女孩的手,从X大西门走到了海边。那时,海风还冷。她说回去了,日照的海更好看。“你不见见他了?”我问。

“我怕他烦!”

“可你都这样了!”

“怜悯有什么用!”她这句话突然叫了起来。

马鞍山癫痫病小发作治疗t-family: arial,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line-height: 28px;"> 五月了。

我送她回了日照。来回10个小时,我在车站过了一夜,搭第二早最早的车回去的。早晨的车,初晨的太阳更适合人睡,我习惯了不聊天,习惯了睡觉。

然后,突然就陌生了,她说是误诊,只是需要一个小手术。不聊啦,她要高考

2018.6.25

嘿,老鱼,我的分可过了X大的线喽

你准备报那?

我也不知道,可能南京,可能上海吧

lucky喲

谢老鱼

上一篇: 家乡的秋 下一篇: 半生缘一世情
© wx.kjisu.com  新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